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农村社会事业 > 正文

“绝望激励了我”——记残疾人刘贵清的不平创业路

2018年04月11日 09:15:29    陇上风情 记者 刘文清

“绝望激励了我”——记残疾人刘贵清的不平创业路


他身高不足1.20米,体重不足58斤,但是他比健康人更能经受折腾。多次创业失败,屡败屡战,而今他打造了一座占地100余亩,有大棚54座的大型育苗基地,雇佣员工60多人。市场的无情,合作伙伴的背信弃义,女儿的先天性心脏病,一个又一个的困难,像山一样压得他本来就弯曲的腰没有机会直起来。一次又一次陷入绝望后,是家的温暖,社会的关爱,激励鼓舞着他又重新站立起来,更快更好地向前走去。

靖远有这样一位奇男“高不足1.2米重不到60斤却务着50座大棚”

从小残疾体重不到58斤

刘贵清出生于靖远县北滩乡大红沟村,一两岁时,受乡医院医疗条件所限,在治疗一次正常的小感冒时,他被医生抽掉了部分骨髓,患上了肌肉萎缩性小儿麻痹症,造成终生残疾。当别的孩子能够正常行走时,刘贵清的父母发现他不正常,于是带着他外出求医,可是最终因为缺钱,刘贵清的父母选择了用迷信的方法替刘贵清治病,连续好几年,不断的请各种“神仙”到家里来。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刘贵清的病不但没有被治好,反而因为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彻底的治疗无望了,最终导致刘贵清成为一个严重的小儿麻痹症患者。他的体重在达到58斤的巅峰值后,再没增加过,平时只能用手撑起整个身体走路,所到之处,常常会迎来人们诧异的眼神。

行动不便被迫辍学回家

转眼,刘贵清到了上小学的年龄,由于乡村小学离家比较远,刘贵清自身又行动不便,爸爸妈妈不得不轮流背着他去上学。稍大点后,人缘好的刘贵清,经常由小伙伴们用自行车推着上下学。到现在,刘贵清还清晰的记得在老家求学时,被小伙伴们悉心照料着的那段苦涩却温暖的岁月。艰难的撑过小学一到五年级后,刘贵清面临着升初中。乡间的初中距离刘贵清家比较远,若刘贵清去那里上学,吃住都将成为问题。此外,意识到儿子残疾的身体,不可能将来再靠种地谋生,得靠念成书或者学成手艺在城里谋生,刘贵清父母一商议就将刘贵清及哥哥姐姐们转到了百公里之外的靖远县城求学,改善了孩子们的教育条件。

靖远有这样一位奇男“高不足1.2米重不到60斤却务着50座大棚”

靖远有这样一位奇男“高不足1.2米重不到60斤却务着50座大棚”

靖远有这样一位奇男“高不足1.2米重不到60斤却务着50座大棚”

就这样,在六年级时,刘贵清从乡下转学进城,插班到了靖远县回民小学。妈妈在回民小学附近租了一间民房,供刘贵清及在附近的城关中学上学的哥哥姐姐们吃住。妈妈每天除了做饭,就来回接送刘贵清上下学。家里的农活,一家人物质生活保障的担子,全部落到了父亲一个人身上。

换了环境,进了城,本以为一切可以好点了。可是,新的苦恼又来了。坐着特制椅子的刘贵清,上课的时候,因为体力不支,经常要换一换手,重新支撑身体,从而保持身体向前挺直,便于听课,此时就会发出像放屁一样的声音,这造成同学们对他的误解和嘲弄,让本来就自卑的刘贵清心里像压了一颗石头。在这样的境遇下,坐在教室里的每一分钟对刘贵清来说都是煎熬,但是为了活着的希望和尊严他还得坚持。

梦魇还不止这些。由于刘贵清是插班进来的,与同班同学没感情。城里的孩子们以前没有见过刘贵清那样特殊的身体情况,都不敢亲近他,更没有人从生活和学习上帮助他了。自尊心强的刘贵清尽量避免在校内上厕所,实在没办法他就选择在上课时上厕所,因为下课学生太多,他怕同学们嘲讽的眼神。

靖远有这样一位奇男“高不足1.2米重不到60斤却务着50座大棚”

靖远有这样一位奇男“高不足1.2米重不到60斤却务着50座大棚”

靖远有这样一位奇男“高不足1.2米重不到60斤却务着50座大棚”

妈妈看到儿子这样遭罪,急在眼里,疼在心里。无奈,刘贵清后来想了个办法,就是少吃少喝,减少排泄量。养成这样的习惯后,某种程度上,又加重了他的残疾程度,因为不吃饭人就缺营养,四肢更加无力。

好不容易撑到了小学毕业,进了城关中学,课业也更加繁重了,一上午的课程就得四五个小时,体力严重不支,生性坚强的刘贵清,最后不得不被迫放弃了学业。

学修理电视机创业失败

十五、六岁的刘贵清辍学后,百无聊赖,只得回农村的家与父亲一起待着。平常,父亲下地,他在家里做饭。有空闲时间他就在家里听收音机,看杂书,或者出去在巷子口与留守的老人们一起晒太阳。日子过得平淡如水,一晃就是好几年。就如哲人所言,人不同于动物的主要区别就是有思想,有意识。尽管只上过初一,十七八岁的刘贵清也开始有了少年的烦恼。他隐隐觉得,自己再也不能过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生活了,得学点啥、干点啥,活出自己人生的精彩。上世纪末,农村开始普及黑白电视机,甚至已经流行彩色电视机。从小爱拆卸收音机的刘贵清,顺理成章的觉得自己应该去学学无线电修理,将来靠修理电视机谋生。于是,刘贵清重新回到了阔别四五年的县城,经人介绍,他拜靖远县百货大楼一位姓武的老师傅为师,开始学修理电视机。

靖远有这样一位奇男“高不足1.2米重不到60斤却务着50座大棚”

扎扎实实学了一年电视机修理后,刘贵清感觉自己学到了不少东西,武师傅也认为刘贵清可以独立完成修理任务了。于是家里人张罗着在县城老县政府附近给刘贵清开了一家电视机修理部。也许是技术还不够娴熟,更应该是人们都不愿与看起来不是正常人的刘贵清打交道,这个刘贵清创业道路上开的第一家店没撑多久就关门了。家里为此赔了好几千元。初次创业失败后,沮丧的刘贵清又回到了北滩镇的老家陪父亲。

待在家里的刘贵清,偶尔也出去替村里及隔壁村里的人家修理电视机,行动主要靠对方来人背。渐渐的,在城里吃不开的刘贵清,在乡下打开了市场,他成了远近闻名的“能人”、“神人”。

“看着被自己修好的电视机,重新有了图像,给顾客一家人带来了欢乐,那种感觉,比挣钱更快乐。”刘贵清说,一个自记事起就处处被别人帮助同情的残疾人,终于有能力帮助别人了,他要的是那种被社会认可和接纳的幸福感。

开着改装的“三马子”挣钱

可是,在乡下,因为人口规模小居住分散,电视机也不经常坏,修理电视机的业务时断时续,不足以维持生计。为此,刘贵清每天都思考着其他谋生出路,当时县城里总在人面前晃来晃去的“三马子”、“招手停”,吸引了他的目光。仔细了解后,刘贵清认为他也可以跑“招手停”,收入应该更有保障。可是,到当时靖远县最大的“三马子”销售机构靖远县通用农机公司一询价,刘贵清退却了,每台“三马子”的价格在7000元左右,远远超出了他及家庭的正常承受能力。

好不容易又锁定的一个谋生的手段,眼看着又要流产,这让刘贵清刚新婚不久的二姐,看着心疼。最终二姐不顾家人反对,把订婚的首饰和新婚余下的钱全部拿了出来,支持刘贵清买了新“三马子”,体现了姐姐对弟弟的无私的爱。新“三马子”接上后,为了方便下肢彻底丧失功能的刘贵清驾驶,在县城罗家湾一处修理厂进行了为期一周的大范围改装。改装完成后,刘贵清大哥开着改装后的“三马子”磨合了一个阶段,确保安全后交给了刘贵清开。

靖远有这样一位奇男“高不足1.2米重不到60斤却务着50座大棚”

没有办理其他手续,刘贵清在县城开着“三马子”转了几天,熟悉了路况与地形,掌握了新“三马子”的操控后,就开始拉乘客了。可是乘客们一上车,看到刘贵清的特殊身体情况后,担心自身安全会立马下车。

人在困境下常常会急中生智想出奇策来。后来,刘贵清给自己的腿部盖了个大棉袄,在天色暗下来的时候再上街,并经常跑火车站接晚上从火车上下来的陌生人,到凌晨12点后休息几个小时,在天快亮之前,再起床,拉一些赶着去上班或者去车站的人们。

开“三马子”拉客人,是个高度自由的职业,除了能赚钱,还将刘贵清这个本来行动不便的重度小儿麻痹症患者,从行动上彻底解放了出来,刘贵清仿佛成了“有车一族”。获得了“自由”的刘贵清经常开着“三马子”往返于县城与北滩之间,也经常会在家里待很久,调节生活。在北滩农村,有了交通工具后,有人再找他修电视机,他就开着“三马子”上门服务。

靖远有这样一位奇男“高不足1.2米重不到60斤却务着50座大棚”

靖远有这样一位奇男“高不足1.2米重不到60斤却务着50座大棚”

靖远有这样一位奇男“高不足1.2米重不到60斤却务着50座大棚”

在修理电视机的同时,刘贵清还曾经同时做着中药材收购与农作物种子销售工作。他经常拉着800至900斤板蓝根等中药材及玉米种子等农作物种子,穿梭于北滩镇各村各庄。俨然成了人类中的蚂蚁,以他不到60斤的体重及“三马子”的车况,一次次挑战人类搬运极限。

因为北滩镇土地面积很大,刚开始跑动的刘贵清,有一次迷路了,他将载重的“三马子”开到一个四下无人的地方,辨别不出方向了,无奈,他在那整整挨冻受累一夜,那一夜,他无数次陷入了绝望,甚至想到了死亡。

办砖厂两年亏了十几万

在走村串户的日子里,有一天,刘贵清无意中得到一个消息,有一个内蒙古老板,要在北滩镇大红沟村办一家瓦厂,正在寻找有红焦泥的地方。听到这个消息后,刘贵清陷入了莫名的兴奋,他意识到发大财的机会来了,他迅速找到了要办瓦厂的内蒙古老板。

靖远有这样一位奇男“高不足1.2米重不到60斤却务着50座大棚”

靖远有这样一位奇男“高不足1.2米重不到60斤却务着50座大棚”

经过商议,内蒙古老板同意在刘贵清家的一个破旧砖窑旧址投资办新厂,每年给刘贵清家给3万元承包费。连续运行了四年后,由于周边一连开了十几家砖瓦厂,内蒙古老板投资的砖瓦厂效益不行了,他们留下破旧的机械设备不干走了。随后,刘贵清和兄弟们收拾起来自己干,原本想大干一场,但机械老化再加上管理不善,成本超出了控制,两年多的时间,新砖瓦厂亏损了十几万元。

前往兰州学习修理手机

无奈之下就将厂子转让给了别人,一家人甩了包袱,还清了债务。厂子转让后,哥哥和嫂子们外出打工自谋生路,一时没找到新出路的刘贵清在家里又呆了几个月。经过一翻思考,为长远生计考虑,刘贵清与父亲商议,准备再次离家,重新去学习电视机修理技术,毕竟“家有万贯不如一技在身”。

这次,刘贵清把目光定到了省城兰州,准备去那里学习。出发前,刘贵清来到县城向以前的师傅武老太爷告别。武老太爷得知究竟后,语重心长地指着他店里顾客拿来待修的大彩电说,“贵清,你看看现在的大彩电,你都能钻进去了,你能抱得动吗”。临别,武老太爷建议刘贵清去学手机修理,一来是轻巧,二来手机逐渐会普及将来市场潜力大。

“学习手机修理”“学习手机修理”,离开武老太爷家后,刘贵清待在县城里好几天都在想这个问题,却始终下不了决心。他不是个不果断的人,他也看好修理手机的美好前景,他怕的是只有初一文化的他学不会,在2000年左右的人们看来,手机还是个高大上的物件。

靖远有这样一位奇男“高不足1.2米重不到60斤却务着50座大棚”

性格决定命运。这句话一点不假,虽然身体重度残疾,但是刘贵清做事的魄力与决断力却比很多健康人强大。在一个黎明时刻,刘贵清下定决心,天明后就出发,前往兰州学习修理手机。

在妈妈和姐姐的陪伴下,经人指引,刘贵清出现在了兰州五泉山脚下,一家叫西北职业大学的手机修理培训机构。这所学校积极响应国家政策,给残疾人提供免费培训,每次培训为期半年。

刘贵清在这里的老师,是个中年人,除了当兼职当老师还在兰州市里有一家手机批发店。半年的学习中,刘贵清刻苦执着的学习精神,作为一个残疾青年刘贵清对生活的热爱、对生命的激情,深深的感动了老师。

初入手机行业体验暴利

半年时间很快,尤其是每天都在极其充实的状态下。转眼,刘贵清又毕业了,由于身体原因,他选择了回家乡寻找机会。他先回到了北滩镇,在杜寨柯一家他堂哥开的手机店去转了转。这位堂哥也曾劝刘贵清去学修理手机。

由于手机行业处在风口上,堂哥开的手机专卖店,已经成为靖远“北八乡”最大的手机专卖店之一。一身名牌的堂哥,见到学成归来的刘贵清,满脸惊喜,出于帮助刘贵清的好心,也是为了给自己的店面增加修理业务,吸引更多的顾客来买手机,堂哥主动提出,他提供周转资金,让刘贵清自己进配件,在他的店里设置一个手机维修中心,赚的钱全部归刘贵清。

靖远有这样一位奇男“高不足1.2米重不到60斤却务着50座大棚”

靖远有这样一位奇男“高不足1.2米重不到60斤却务着50座大棚”

一无所有,本来没有明确就业计划的刘贵清,欣然答应了堂哥的邀请,接受了他的安排。没过几天,北滩镇以及附近乡镇路过杜寨柯的人们,突然发现有一个身材一米多点,体重50多斤,用手走路的怪人,出现在了人们的视线中,尽然还干的大家以为难度非常高的手机修理工作,而且是“手到病除”。

在堂哥的店里,刘贵清切实的体验到了当时手机行业,尤其是手机配件销售及维修行业的暴利。他至今还记得,当时给手机上换一个价值2、3元的配件,往往收顾客80元,还算给对方讲人情,出了他们的店,别的店可能要价更高。

搞手机店迅速火了起来

2006年春天,刘贵清积攒到了足够自己开店的资金,他相中了平川区王家山镇菜市场门口一处铺面,并盘了下来。经过快节奏的装修,刘贵清的第一个手机店开张了。受制于资金有限,新店只进了一小部分货,边卖边维修。

当时王家山煤矿正处于最火爆的一个时间段,人口流动性大、收入高、消费高。刘贵清刚刚起步的手机店定位专卖低端便宜手机,又处在菜市场门口。受益于这样的天时地利人和,刘贵清的手机店迅速火了起来。

靖远有这样一位奇男“高不足1.2米重不到60斤却务着50座大棚”

随着生意的火爆,刘贵清所开的“宏音”手机店的规模也逐步扩张。那段日子,刘贵清专门负责维修,他招聘了专门的柜台专员搞销售,但员工总是突然辞职并贪污。不得已,刘贵清请来了大学刚毕业的三弟做帮手。就这样,经过了几年的平稳发展,刘贵清的经济状况获得了大大改观。

一把火烧出了绝世真爱

大学毕业的三弟干了两年后,离开时推荐来了一个叫张志艳的柜员。张志艳是个文静善良的姑娘,干工作也很用心。

张志艳进店后,刘贵清专门负责手机修理,张志艳一心搞手机销售,每天他们从睁开眼睛干到天黑,配合默契,常常顾不上吃饭,细水长流的钱每天都流入刘贵清越来越鼓的钱包。晚上下班后,张志艳住店里,鉴于两人都是未婚青年,为了避嫌,刘贵清开“三马子”回十几里外的大红沟家里住。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有一天刘贵清下班回家后,忘了给手机充电,使得电话关机,第二天起来,他接到张志艳语带绝望的电话说“手机店着火了,啥都烧没了”。

靖远有这样一位奇男“高不足1.2米重不到60斤却务着50座大棚”

靖远有这样一位奇男“高不足1.2米重不到60斤却务着50座大棚”

靖远有这样一位奇男“高不足1.2米重不到60斤却务着50座大棚”

接到电话后,刘贵清彻底瘫软在了地上,他感到一切都完了,头脑一片空白,天旋地转,心痛的厉害。赶到现场后,刘贵清看到他的店已经成为一个黑窟窿,旁边留守着受到严重惊吓,哭的花容失色已一夜未睡的张志艳。

所有王家山菜市场周边的商户及王家山手机行业的同行们都认为,这回刘贵清是彻底玩完了。火灾是住在店里的张志艳所用的电褥子着火引起的,张志艳为此很自责,刘贵清没有怪她疏忽大意,反而安慰她,“人好就行”让她不要再去想火灾的事,彻底忘掉。刘贵清对待这次火灾的超然态度,及之后他承受巨大压力想尽一切办法重新开店所体现出的韧劲,深深打动了张志艳,她觉得他虽然身体残疾,但却是个真正的男子汉,她爱上了他。

磨难打不垮有志向的人

生活的磨难,从来打不垮有志向的人。刘贵清很快的就从突发的灾难造成的心理阴影中走了出来,以积极的心态想办法走出困境。他向亲友们借了一些钱,请来了搞装修的姐夫,嘱咐他“把有黑颜色的东西,全部清理出去”。店面重新装修好后,刘贵清又与张志艳一起到兰州,拜访他之前的供货商以及曾经教过他的师傅,寻求帮助。

不久,没有灰心气馁的刘贵清,经过一番艰苦的努力,他的手机店重新开张了。得益于诚信经营的实惠价格与贴心到位的售后服务,刘贵清的生意重新走向了红火。刘贵清的店面也从一个扩大到两个,并且有了固定的柜员。随着生意的又一次风生水起,刘贵清拥有了供自己日常出行的轿车,并且在靖远县城还买上了楼房。事业上的春天让刘贵清也收获了爱情的果实,2012年,说服了张志艳家人的阻止,刘贵清和张志艳携手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靖远有这样一位奇男“高不足1.2米重不到60斤却务着50座大棚”

靖远有这样一位奇男“高不足1.2米重不到60斤却务着50座大棚”

新婚不久,张志艳就怀孕了,一家人再次沉浸到了喜悦当中。或许是命运的捉弄,抑或是上天有意的安排,就在孩子刚出生六个多月后,他们发现孩子身体有些不不正常,后经多家医院检查,确诊孩子有先天性心脏病。发病原因是,怀孕期间孕妇住在新装修的房子里,空气中甲醛浓度过大造成的。

孩子的病情确诊后,忍着悲伤,刘贵清迅速联系了实力雄厚的西安西京医院为孩子做手术。孩子9个月大时,正是进行手术的最佳时间,刘贵清兄弟姐妹四人来到西安西京医院给孩子办理了入院手续,得知刘贵清一家的情况后,医院马上安排了手术,手术很成功,二十多天后孩子顺利出院。

回家后,为了方便照顾孩子,确保全面康复,刘贵清将手机店转让给了他三弟,他和老婆一起住回了靖远县城。同时,刘贵清想拉拉闸,停顿停顿,好好调整一下身体,理一理下一步发展的思路。

育枸杞苗赔70万陷绝境

事业路上的披荆斩棘,磨练了刘贵清的意志也锻造出了他过人的胆识,经过走访调查,2015年春天,刘贵清把目光转向了枸杞苗木。

靖远有这样一位奇男“高不足1.2米重不到60斤却务着50座大棚”

靖远有这样一位奇男“高不足1.2米重不到60斤却务着50座大棚”

靖远有这样一位奇男“高不足1.2米重不到60斤却务着50座大棚”

2015年的10月份,刘贵清在靖远县五合镇以土地流转的方式,承包了14座微棚,这些微棚其实就是只剩三面土墙的曾经搭过微棚的旧址。刘贵清承包后,通过在土墙的基础上架钢架,将原来的14座微棚改造建成了全新的钢架温棚。

经过持续施工,这十四座微棚在2016年年前腊月十一总算完工投入使用了。为了抵御严寒,大棚的表面要求覆盖一层附着物保暖,刘贵清没钱上保温被就上了草帘。

保温棚搭好时,从宁夏枸杞科研中心拉来的90万种苗已存放了二十多天了,为了抢时间,刘贵清动员周边八十多位村民加班加点连续奋战半月才将所有枸杞幼苗插到了温棚内的田埂上。

苗子插进田埂后,心里总算踏实了,在当时的设施条件下,这批幼苗的成活率,应该在百分之七十以上。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五合镇突然大面积剧烈降温,草帘保暖效果不好的弊端显露了出来,棚内温度骤然下降到了零下三至四度。

靖远有这样一位奇男“高不足1.2米重不到60斤却务着50座大棚”

靖远有这样一位奇男“高不足1.2米重不到60斤却务着50座大棚”

靖远有这样一位奇男“高不足1.2米重不到60斤却务着50座大棚”

明知道结局,可是刘贵清实在没钱再上加温设施了,只能眼看着幼苗被活活冻死。到了最后,棚内八十多万幼苗,只成活了不到十万株。那种心痛能让人发疯,抓狂,刘贵清回味起当时的情形眼里含着难以控制住的泪水。

考虑到给约定好的客户按时供应不了苗子,就是背信弃义,刘贵清决定从哪跌倒就要从哪爬起来,重新育苗,履行给杞农的承诺,避免给他们造成损失。于是刘贵清顶住压力,四处举债,在原有微棚基础上,新承包了6座,重新育了60多万株嫩苗,百分之八十以上成活了。可是农时不等人,等到刘贵清新育的苗子上市的时候,靖远当地杞农已经大面积完成当年的枸杞苗栽植,刘贵清又一次陷入了深深的绝望。

经过跌宕起伏的折腾,截止2016年的6月份,由于枸杞苗销路不畅,刘贵清大概赔了70多万,心里特别迷茫,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可是,创业的路还得坚定的走下去。

女儿患先天性心脏病

随着时间的推移,刘贵清的老婆又怀孕了,怀孕8个多月时,在医院定期检查过程中,又查出胎儿心脏有问题,刘贵清咨询给大女儿做过心脏手术的西安西京医院的专家,专家说孩子生下来也可以手术。于是,在医生帮助下,刘贵清想尽办法把孩子保了下来。

在刘贵清的潜意识里,身体残疾的他,能够收获现在的爱情,有了家有了大女儿,这是支撑他活着的信念,每当债务压力和一天的辛劳压的他喘不过气的时候,推开家门看到老婆孩子的那一刻,他的内心就像吹过了一缕春风一样,一切都超然了,他觉得生活无比美好,他要坚持下去,活着就已经很知足了。于是这意外怀孕的第二个孩子,他一定得要,这是他活着,克服常人难以克服的磨难的又一刻救命稻草。

靖远有这样一位奇男“高不足1.2米重不到60斤却务着50座大棚”

靖远有这样一位奇男“高不足1.2米重不到60斤却务着50座大棚”

因孩子一出生就得高额的费用做手术,在第二个孩子尚未出生的那些日子里,刘贵清一边照顾身怀有孕的张志艳,一边四处筹钱,一心周旋着孩子出生的事,育苗基地由他老父亲看守着。

屋漏偏逢连夜雨,苦难从来不会有同情心。在准备迎接第二个孩子出生的日子里,又查出大女儿脊椎侧弯,刘贵清本来焦头烂额的脑袋又迎来一记重拳,打的他晕头转向。

不管多难还得积极面对,粗略的计算了一下,两个孩子看病总共得三十多万,刘贵清唯一能做的就是想办法凑钱。直到第二个孩子出生的那天,才仅仅凑了几万元,没钱去兰州或者西安大医院了,只能在靖远县妇幼保健院生了。

在焦急的等待和翘首期盼中,张志艳很顺利的产下了一个看似很健康的男孩,寄托着一家人希望与苦痛的第二个孩子出生了,刘贵清当时心里别提有多高兴。高兴归高兴,孩子一落地,刘贵清就给远在西安的专家打电话咨询情况,专家说只要等过三个月后,就能手术了。

心总算放了下来,可是好景不长,只过了短短一天时间,孩子出生后的第二天晚上,心脏病就发作了,直到第三天的早上,症状一直缓解不了。医生建议立即送往甘肃省妇幼保健院治疗,一入院就进了重症监护室,能上的抢救措施都启动了。

靖远有这样一位奇男“高不足1.2米重不到60斤却务着50座大棚”

靖远有这样一位奇男“高不足1.2米重不到60斤却务着50座大棚”

靖远有这样一位奇男“高不足1.2米重不到60斤却务着50座大棚”

治疗开始后,每天的费用高达一万多,只过了三四天,刘贵清千辛万苦筹来的钱全部用完了,与此同时,医院也下了病危通知。他已无能为力了,给孩子的心只能尽到这了。

刘贵清哽咽着告诉记者“我也努力了,当时从病房抱出孩子看着孩子的眼神,我心里不知有多难受,在医院冰冷的椅子上,我抱了他半个多小时,后来兄弟姐妹们把孩子接过去送走了,在送走他的那一时刻,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嚎啕大哭起来,冥冥中我只能祈祷孩子来世再投胎个好家庭。”

“产后的老婆在家里一直打电话问孩子怎样了,刘贵清只能说好着呢。后来,家里都知道情况了,年迈的父亲和瘦弱的老婆每天以泪洗面艰难度日。巨大的悲痛面前,我告诉自己不能倒下,还得挺住,让这个苦难深重的家不丢主心骨!有家才有动力,为了对家庭的责任,我必须给自己信心和动力,挺住,继续往前冲。”

?刘贵清能行,为什么我不行?

就像他的前半段人生中历次经历过挫折后那样,刘贵清又在家里呆了一段时间,用他的话说,这段时间的艰难是用语言无法表达出来的,他内心承载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压力。可是,不管有多大的压力还得积极面对人生呀!

“我只能对老婆说慢慢会好的,只要努力一切会好起来的,等生活好了咱们再生”刘贵清这样安慰妻子张志艳。可是,张志艳不但没有怪他,反而鼓励他,不管生活有多难,她都要与他一起积极面对。“有这样深明大义富有同情心的妻子,我凭什么不好好干,再次重新规划,内心再次告诉自己,从哪里倒下就从哪里爬起来”刘贵清坚定了信念,抬起头,准备继续面对明天更富挑战的人生。

家里慢慢地平静了下来。刘贵清重新来到了枸杞育苗基地,七十多岁的老父亲还在基地守护着。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要做就做大做强。经过艰苦卓绝的努力,2016年6月份,刘贵清成立了靖远宏音种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一家人回到基地重新起步创业。他们找来工人对尚未卖出去的一百多万株枸杞苗进行修剪施肥打药,苗子生长的十分茂盛。

2016年8月,靖远县残疾人联合会组织了一批残疾人创业者,前往刘贵清的育苗基地实地观摩。大家被身高不到1.2米,体重不到60斤,会开小轿车,领导着几十名健康人,承包了20多座大棚的真正身残志坚的残疾人创业者刘贵清所震撼和鼓励。好多身体状况比刘贵清好的残疾人,纷纷在内心拷问自己,刘贵清能行,自己为什么不行?

靖远有这样一位奇男“高不足1.2米重不到60斤却务着50座大棚”

靖远有这样一位奇男“高不足1.2米重不到60斤却务着50座大棚”

靖远有这样一位奇男“高不足1.2米重不到60斤却务着50座大棚”

观摩的效果立竿见影,观摩结束后的一天,几名残疾人朋友来到刘贵清的基地,推心置腹的与刘贵清谈心,大家达成共识,将团结县里的残疾人兄弟姐妹们一起干一番事业。

有了想法就立即落地实施,残疾人创业者们也毫不马虎。经商议,有16名精准扶贫建档立卡户残疾人朋友,每人以2万元入股参股刘贵清的育苗基地共同发展,再修建5座温棚来育菜苗,风险共担,利润共享。

一切定下来之后,刘贵清找到时任靖远县残联理事长刘谱将残疾人朋友们要联合创业的情况做了详细汇报。刘谱知悉情况后非常重视,亲自下乡到五合镇调研了一次,并向省市残联做了情况汇报,随后省、市、县三级残联领导多次下来到刘贵清的基地调研指导工作。

有了各级残联的帮扶,刘贵清一家人更有信心搞好他们的基地了。有了信心,好运气马上也就到了。

成功往往在失败的隔壁

2017年元月份,经朋友介绍,一位浙江台州籍叫彭云德的老板来找刘贵清,希望能够一起合作,育硒砂瓜嫁接苗。来自南方的彭老板没在北方育过苗,担心气候不好控制,最终,在刘贵清软磨硬泡动员下,经过多次考察后决定试育一次。

根据合同协议,在试育过程中,刘贵清免费提供十四座大棚来供彭云德育苗,彭云德投资加温及其它育苗设施,只因为管理方式更加科学,投入更到位,同样面积的大棚,尽然育活了九十几万瓜苗。成活数字就是最好的实力见证,这次试育非常成功,来自南方的彭总用技术赢得了广大瓜农的信赖,硒砂瓜瓜苗十几天就销售一空。

靖远有这样一位奇男“高不足1.2米重不到60斤却务着50座大棚”

靖远有这样一位奇男“高不足1.2米重不到60斤却务着50座大棚”

靖远有这样一位奇男“高不足1.2米重不到60斤却务着50座大棚”

见证了南方人试育硒砂瓜瓜苗的成功后,与刘贵清一起在育苗基地创业的残疾人股东们又聚到了一起,商量来年继续与南方老板合作育硒砂瓜瓜苗。

与此同时,彭总决定,2018年,他将追加投资,在刘贵清的基地育超过四百万株硒砂瓜苗,刘贵清提供基地场地,每株幼苗分红一角钱给刘贵清。要育400万株西瓜苗还得继续扩建二十几座温棚。为此,2017年上半年,刘贵清带领一家人克服重重困难,经过四个多月又建成了二十几座全钢架的温棚,将育苗基地的温棚扩展至五十四座,总占地面积一百多亩。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就在刘贵清把一切基础设施准备停当,等待着南方老板展开2018年的育苗工作的档口,南方老板在江苏的合作伙伴因车祸亡故。在没有合同约束的情况下,南方老板单方面终止了之前与刘贵清的约定,放弃即将要展开的合作。

消息传来的当天,正值农历2017年腊月三十,坏消息如晴天霹雳一样击垮了刘贵清和他的家人。老父亲不堪打击高血压复发住进了医院,老婆也被突入其来的变故打击的卧床不起。刘贵清在人们都欢庆春节的时刻,一个人呆在育苗基地的办公室,暗自流泪,他觉得自己命太苦了,干啥啥不顺,别人轻而易举能走过的路他非得断条腿才能通过,上帝对他太不公平了。

靖远有这样一位奇男“高不足1.2米重不到60斤却务着50座大棚”

靖远有这样一位奇男“高不足1.2米重不到60斤却务着50座大棚”

靖远有这样一位奇男“高不足1.2米重不到60斤却务着50座大棚”

伴随着窗外不绝于耳的鞭炮和烟花声音,刘贵清不停的翻手机通讯录,给最要好的朋友和曾经的生意合作伙伴诉苦,求助。苦心人天不负,终于,有一个朋友联系好宁夏的一位卢总,也是专门搞育苗的,卢总听了刘贵清的情况后,口头答应帮助刘贵清度过难关。但对方建议刘贵清去一趟宁夏,一来见面谈谈合作细节,二来让刘贵清见识见识现代的育苗基地是什么样的。

除夕夜,故乡的人都在守夜,而刘贵清和他哥哥刘国清,却驾驶着汽车在黑夜里狂奔,从五合镇出发沿京藏高速去宁夏平罗去见卢总。

见到面后,刘贵清发现,卢总的育苗基地规模很大,很现代化,在宁夏育苗行业属龙头企业。

成功的人都是快速做决定的人,双方会面短短的几个时间内,就达成协议,卢总在刘贵清的基地育硒砂瓜瓜苗500万株,其中80万株利润归刘贵清,前期投资全部由卢总拨付。为降低合作风险,卢总派即将去日本学习育苗技术的亲外甥到刘贵清基地进行技术指导并协助管理。

靖远有这样一位奇男“高不足1.2米重不到60斤却务着50座大棚”

靖远有这样一位奇男“高不足1.2米重不到60斤却务着50座大棚”

靖远有这样一位奇男“高不足1.2米重不到60斤却务着50座大棚”

终于不虚此行,刘贵清和他哥哥以及他生命中的贵人卢总夫妇,度过了一个人生中永远值得怀念的除夕夜。刘贵清与哥哥刘国清当夜返回靖远,马上开始筹备与卢总的合作,这也就有了采访中记者在刘贵清的育苗基地所看到的一座座装满嫩苗的微棚,及工人们热火朝天的干劲。

2018年春季的育苗应该是成功了,但是铺在刘贵清面前的路还是崎岖的,今年的育苗收入还没到手就有了新用处,女儿又需要去北京协和医院做脊椎侧弯手术以及牙齿矫正手术。

按照靖远的俗话说,债多的人不怕愁,虱多的人不怕痒,在困难面前,在一次又一次的绝境面前,刘贵清已经坦然了,就如前韩国总统朴槿惠自传的名字那样,绝望锻炼了刘贵清,并不断照亮着他的人生,促使他勇敢前行,成就别样人生。


如今,刘贵清还有一个烦恼,基地内还有100多万株已经成材的枸杞树苗滞销,给他和合作伙伴们心头压上了一颗石头。他期望,涉农涉林部门能够在政策上继续给予关照,能够在政府集中采集枸杞苗的时候,优先照顾本地育苗企业,健全本土枸杞产业发展链条,鼓励技术创新,从根子上着力为靖远枸杞产业长远发展提供助力。其实这也算是鼓励残疾人创业。